医养结合探新路(人民眼·老有所养)

  湘潭市第六人民医院(湘潭市养老康复中心)外景。
  唐剑辉摄

  湘潭市第六人民医院医生在查房。
  甘纪平摄

  湘潭市第六人民医院康养区入住老人在进行手工制作。
  甘纪平摄

  引子

  2000年至2019年,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从1.26亿人增至近2.54亿人,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从10.2%上升至18.1%。

 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,“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,构建养老、孝老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,推进医养结合,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。”

  在我国正在加快建设的养老服务体系中,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是重要惠民举措。去年10月,国家卫健委、民政部等12部门联合出台《关于深入推进医养结合发展的若干意见》,着眼近年来各方反映较多的制约医养结合发展的堵点、难点问题,提出多项政策措施。

  4年前,为探索建立符合国情的医养结合体制机制,原国家卫计委、民政部确定了第一批国家级医养结合试点单位,湖南省湘潭市名列其中。近年来,湘潭结合实际先行先试,积极探索促进医养结合的有效形式。今年3月,湘潭市第六人民医院(以下简称“湘潭市六医院”)医养结合经验被国家卫健委确定为“全国医养结合典型经验”。

  医养结合,难点在“合”,关键在“合”。多年来,湘潭市六医院坚持在“合”字上做文章,由一家曾经举步维艰的二级医院,转型发展为活力迸发的医养结合机构,康养床位常年入住率超过95%。

  

  从居家养老到入院康养

  一位老人的养老选择

  早晨6点半,阳光照进阳台,85岁的杨蔚兰正在洗漱,房门半掩。

  “杨老师,需要带早餐吗?”护理员周雪群的声音照常从门口传来。

  “今天不需要了,自己做哩。”杨蔚兰踱进厨房。她的身后,是一间不大的起居室,陈设简单,家电齐全,大小物件收拾得整洁有序。白居易的诗句“自静其心延寿命,无求于物长精神”张贴在墙上,红色的纸张,给屋舍增添了暖意。

  这就是杨蔚兰日常居住的地方——湘潭市六医院老年康养区。医院坐落于城区中心,离蜿蜒流淌的湘江不到1.5公里,绿树环绕,闹中取静。

  “就在这儿养老啦!”杨蔚兰笑道。

  两儿一女,子孝孙贤,杨蔚兰为什么要到医院来养老?

  这要从一场急病说起。2016年老伴去世后,她的身体状况也大不如前。子女工作在身,没法24小时陪护。2019年初的一天半夜,老人突犯眩晕症,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。她强撑着,扶着桌椅挪到电话机旁,拨通邻居家电话求助。打这之后,杨蔚兰觉得,居家生活不是办法。当年3月,她住进了湘潭市六医院康养区。

  与居家相比,这里有何不同?

  “喏!”老人伸手一指:房间墙壁装有扶手,通往阳台的门槛被抹平,起居室的床头安装有紧急呼叫装置……

  硬件设施的适老化改造让杨蔚兰住得舒心,而让她安心的,则是这里提供的康养服务。

  平日里,杨蔚兰就像在家时一样,上午去楼下的树林里散步,与同楼的老伙计们聊聊天;下午就在房间里读读书、看看报。不同的是,大楼里有周雪群等护理员24小时守候,但凡有紧急情况,总能第一时间赶到老人身边。

  “最让人踏实的,是就医有保障。”杨蔚兰说,自打住进来后,她和儿女再没有因为她的就医犯过愁,“住在这里,医生护士就在身边,放心。”因为常去查心血管疾病,杨蔚兰还加了科室医生周翠琴的微信,可以随时问诊。

  在湘潭市六医院康养区,住着500多位老人,他们大都曾面临和杨蔚兰同样的问题:身体好的时候,遛园子、话家常,一切如常,可病来如山倒。老年人医疗卫生服务需求和生活照料需求叠加的趋势越来越明显,然而现实情况却是大部分养老机构和医疗机构相互独立,“养老院看不了病,医院养不了老,难得碰上这样既能看病还能养老的地方。”杨蔚兰说。

  医养结合服务,费用如何?

  “康养费用主要由三部分构成:床位费、基本伙食费和护理费。”湘潭市六医院院长向明凯介绍,根据房型的不同,单张养老床位每月费用分为1300元、1500元、1600元三个等级;伙食费每月660元;护理标准根据老年人健康程度的不同,分为五个等级,每个等级又按照护理员一对一、一对二乃至一对多等不同情形,执行不同收费标准:全失能老人的护理等级最高,若选择一对一护理项目,则每月需护理费4800元;余下随等级的降低和护理对象人数的增加,护理费用递减,最低每月900元。

  生活尚能自理的杨蔚兰,选的是每月900元的护理项目,凭每月5000元左右的退休工资,康养费用能够承担。

  从综合医院到医养结合

  一家二级医院的转型发展

  “养老+医疗”,让湘潭市六医院赢得了大批老人的青睐。“现在看,这条路,我们走对了。”回顾医院的转型之路,向明凯感慨不已。

  2009年10月,向明凯接任院长第二天,打开医院账目一看,倒吸了一口冷气。包括退休职工,全院在编256人,但年业务收入只有295万元,“即便医院零成本运营,也难以足额发放职工工资。”

  始建于1962年的湘潭市六医院,前身为湖南省总工会湘潭职工疗养院,在上世纪末的改革中,曾经尝试走综合医院的发展路径,然而受制于医疗条件、人才队伍等因素,吸引不了多少患者就医,始终难有起色。

  何去何从?上任伊始,向明凯带着医院职工深入调研,意外发现,整个湘潭市没有医院主打老年康养。而作为老工业城市,湘潭市老龄化程度位于湖南省前列,养老服务需求量大。

  “医院是公益类事业单位,但即便服务社会,也要走差异化发展之路。”大调研大讨论中,向明凯提出,“能不能专注老年人慢性病诊治,发展老年康养?”

  设想一出,质疑的声音不少——早些年医院也试着搞养老服务,可是二十几张床位都住不满。

上一篇:用奋斗托起强军梦
下一篇:光明日报:不是所有公共事件都适合调侃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